忍者ブログ

水月陽炎

流れ去りぬ風景 終わりある世界
[14]  [13]  [12]  [11]  [10]  [9]  [8]  [7]  [6]  [5]  [2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Memories Off 6 两主线剧透

秋高气爽。
叹着气的少年塚本志雄,无奈着冲进青梅竹马的少女遠峯りりす的房间,把她叫醒并拉去学校。
这对共同度过了大半人生的两人再说早已是家常便饭。
在学校,りりす转交了一封没有留名的情书给志雄,并叮嘱他一定不能拒绝。
放学会约定的公园,志雄在那里遇到的,是りりす在隔壁班的亲友,腼腆的少女箱崎智紗。
面对智紗突然起来的告白,志雄显得手足无措。看出他困惑的智紗立刻提出等待一个月后学园祭上再给她答复,在这期间希望能以暂定情侣的身份一起相处一段时间。
志雄自身并没有一定要拒绝的理由,再想到りりす的叮嘱,也只好先答应了。
りりす虽然对“暂定”这个结果感到很不满,但对志雄实施一番暴行之后,也别无他法。
就这样,他们三人开始走向命运的三个顶点。
离11月的学园祭,还有1个月时间。

りりすルート

虽然りりす极力想撮合两人,想让他们俩尽快走到一起,但却始终不顺利。
一方面,两人对恋爱都很陌生,不知道怎么面对对方。一方面,不管她怎么嘱咐志雄去重视智紗,志雄眼里首先注视地,仍然是自己。
在做出跟踪约会等可笑而行为后,她开始回避志雄,决心在自己和志雄制造他无法穿越的距离,于是加入了志雄的亲友佐贺享所在的乐队。并拜托佐贺假装他们在一起交往。可是她越是这样做,志雄的心思越是无法停留在智紗的身上。
按着自己脚步前进的智紗也在隐隐越越发现了两人的心意。她面对不肯正面回答的りりす说出了“我不会退出”的正式宣言。

看着曾经那个软弱而害羞的亲友能够鼓起勇气说出这些话,りりす自己内心的思念也逐渐膨胀起来。
喜欢唱歌的她决定在学园祭的音乐大赛上歌唱,借此来达到自我满足和自我欺骗。因此这样做的话,既可以唱出自己的心声,又不会被别人察觉到自己的心意。
另一方面,察觉自己心意的志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他渐渐的无法直面真心以对的智紗。在她一次又一次期待的目光中不断的逃避。

终于,学园祭到了。りりす对自己最后的宽恕,以及志雄向智紗做出回复的时刻。
“仅献给我最重视的人——”
舞台上,りりす从人群中找到了一直注视着自己的那个身影。而尽情歌唱的她的身影,也让他志雄下定了决心。りりす他们的乐队如期得到了头奖,在颁奖之时,志雄从工作人员手中抢过奖杯,走到りりす面前,准备向她告白。可りりす察觉之后立刻转身就跑,却意外地被智紗堵住了去路。
智紗当众再次向志雄告白,并理所应当一般被正式被拒绝。而志雄抓住智紗为他创造的机会,把奖杯交给りりす后,向她发出后夜祭一起跳舞的邀请——这是告白的标志。
至此,りりす终于选择了妥协。虽然认为自己不能接受志雄的心意,但在此刻,至少希望紧握眼前的这份温暖……

トライアングル

りりす是坚强的。尽管小时侯的她给人一种柔弱的印象,但是她一直都是坚强的。
所以当她知道智紗的心意之时,她认为机会终于来了。让自己重视的志雄能够得到幸福的机会。
就算是对智紗的一种利用,りりす也无论如何也想要实现这唯一的愿望。
因为她始终坚强地认为,自己是不能和志雄在一起的,自己没有那个资格。

学园祭已经过去1个月,天空开始浮现出冬天的色彩。
尽管学园祭上两人一起跳了舞,但两人的关系却并没有发生改变。志雄鼓起勇气再次告白,却得到了,“我不会和你交往”的回答。
之后,りりす再次开始回避着,比之前还要厉害。这不仅让志雄很困惑,连智紗也开始担心起来。
在这个时候,志雄分居已久的父亲来到家里。
志雄的母亲在8年前,带着他和りりす去海边玩的时候,救了一个溺水的小女孩,这给本来就不好的身体带去极大负担,在那不久之后她就逝世了。初中时,他父亲开始和别的女性交往,而他无法原谅父亲的行为开始和父亲分居。
而这一次父亲是为向他传达他准备再婚的消息而来。再婚的对象,居然就是りりす的母亲。
尽管志雄非常惊讶,可りりす却一早就知道两人在交往。志雄质问りりす是否这就是拒绝自己的原因。りりす依旧摇头,说这是她个人的问题。

个人的问题,那到底是什么呢?还是毫无头绪的志雄和智紗一起强行把りりす叫到搂顶,希望能好好谈一谈。但是りりす依然没有给两人好脸色看。
“志雄喜欢以前的我吗?那就应该和智紗交往啊”
当她说出这句话时,天空下起了雨。志雄还没来得及生气,智紗愤怒的耳光已经落在りりす的脸上。
“我不是你的代替品……” 智紗最终流着泪离去。

雨一直持续着。
夜晚,りりす的母亲也来找她提出再婚一事,结果两人大吵了一架,りりす最后夺门而出。
8年前,志雄的母亲去世后,周围出现传闻说她是为救りりす而死的。但是事发当时りりす一直和志雄在一起,传闻完全是虚假的。当时为了躲避这些传闻,りりす的母亲带着りりす搬走了。3年后りりす一个回到这个城市。这些时间里,りりす和她母亲一直相处得不好。

无处可去的她无意识的来到志雄家的楼下,拨打志雄的手机号码。而志雄一见来电人是りりす后,一时赌气没有接听。
过了一阵子准备睡觉时他才无意发现りりす正一个人站在自己家楼下淋雨。
于是赶紧把りりす拉进家里。原本坚强的少女,此时眼里暗淡无光,看上去无比弱小。志雄后悔没有接她的电话,想要拥抱住她。可りりす却被挣脱掉他,并再次冲进雨中。而志雄却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不得动弹。
次日,りりす果然发了高烧。虽然基本稳定下来,可是当りりす睁开眼后,看着志雄,却一脸迷惑的说
——你是谁?

全生活史健忘,也就是所谓的记忆丧失——フミコ店里的常客,信是这样说的。
尽管这种失忆大多是因为心理因素造成的,但志雄还是对此感到很自责。尽管这样的りりす对他冷言相待,并叫他去陪其他的人,他还是义无返顾的每天都到りりす家,用各种办法想让她恢复记忆,带她到曾经一起去的熟悉的场所,给她看小时侯充满回忆的玩具……可是她依旧没有恢复的迹象。
圣诞将至,知道りりす现状的智紗把要送给りりす的圣诞礼物交给志雄,拖他转交。

在りりす家小小的圣诞派对上,りりす打开这份礼物,里面却是一枚大波斯菊作成的押花和一张纸片。りりす见了后惊讶得说不出话来,那纸片上写着要好好面对大波斯菊和志雄的母亲。
大波斯菊——那是8年前在海边发生事故之前,志雄和りりす一起看到的花。
志雄也在为这些东西惊讶的同时,乘机揭穿了りりす一直以来的谎言。
——原来她所谓的失忆是装出来的,为了让志雄和自己的母亲都放弃自己不管。而志雄也一早就看出这一点,只是一直装作不知道,为了让りりす真正地敞开心扉。
可事到如今也无法再隐瞒下去,りりす再次冲进没有停过的大雨中。

在那片回忆中的海岸,快要筋疲力尽的志雄终于找到了那个孤单的身影。
至此,她终于说出了一切的原因——
りりす一直对志雄母亲的死感到非常自责和愧疚,这并不是受到了当时传闻的影响。
而是因为当时是她提出想要去海边,志雄的母亲才会不顾自己还在住院就把他们俩带到这片海岸来。而且当时的她想和志雄在一起,想从志雄妈妈身边把志雄抢过来——
这让她认为会发生这种事故,会让志雄变成孤单一人,都是自己的责任,也是上天对她的惩罚。因此为了赎罪,她无论如何想让志雄幸福,在那之前,她一直都要背负沉重十字架,没有和志雄在一起的资格。
离开这个城市3年后又回来的她完全变了一个人,也正是因为她决心要向前迈进一步而作出的改变。

雨一直下着。这世上没有不停的雨。就算一直下,只要撑起伞就不要紧。信是这样说的。
此刻雨中的りりす仿佛失去全部的坚强,在志雄眼里,好象变回了年幼时总是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女孩子。
只要给她撑起伞就好了——
志雄紧紧抱住りりす。这根本没有什么道理可讲,对志雄来说,りりす所期望的事根本不可能同时发生。因为他幸福,终究还是在りりす身上。
倾吐完自己的心声后,志雄倒在了海滩上……

当志雄睁开眼睛时,人已经躺在医院里了。他的父亲正守在他身边。
此刻的他已经不在恨自己的父亲,经过りりす的事,他终于明白父亲他们的所做的才是正确的。自己的母亲也不期望他们一直受到过去的束缚。只有大家一起欢笑才是他母亲最期望的事。
于是他对父亲的再婚送出了祝福。

最后,面对りりす,想起了母亲临终前话语的志雄,将母亲的期望传达了出来。
りりす自身本来也知道,被过去囚禁的自己是不对的,但是却无能为力。如今有了头顶这把伞,她终于能率直的表达出自己的心声。
窗外,持续已久的雨,在不知不觉间变为随风舞动的白色细雪,渲染着黑色的夜空。
两手牵着手,眺望着上天的祝福……

末了,大家聚集在一起的教堂,充满了笑声和祝福。尽管只不过是一时兴起“結婚ごっこ”,但在那里,两人幸福的脸上,无疑已经清晰的影现出他们未来的模样。

 

智紗ルート

得知志雄是学园祭执行委员后,智紗为了能有更多和志雄在一起的时间,鼓起勇气担任了自己班级上的执行委员。并和志雄一起当成了后夜祭的企画担当
没有恋爱经验的两人,在りりす接近强制和逼迫的帮助下,总算在一点一点走近。
一起上学放学,一起吃午饭,一起工作单纯得可爱的约会,中间也穿插了在水族馆约会时智紗晕倒这样的插曲……虽然开始的方式很特殊,但毫无疑问地,两人是在普通的恋爱着。渐渐地,两人的关系也得到了周围同学和学生会同伴的认同。

唯一让志雄和智紗不安的是,在他们相互接受对方的同时,りりす却开始刻意的疏远两人。不仅是志雄发现りりす在回避自己,连身为亲友的智紗也看出了りりす的异样。面对两人的关心和质问,りりす若无其事的摇头否认。
渐渐地,智紗发现了被りりす隐藏起来的思念……

另一方面,学园祭执行委员的工作中,因为前人的疏漏活动资金出了问题。采取了诸多补救办法,并考虑了各种解决办法后,最后在智紗的提议和努力下,问题得到了解决。两人所担当的后夜祭也决定以化装舞会的形式展开。
学园祭就在眼前了,りりす和亨都在催促志雄做出回答,可是他对自己内心的思念却还有足够的信心。为了确定自己的思念,他邀请智紗在学园祭前最后一个假期到游乐园约会。

游乐园,在人工湖边休息时,智紗鼓起勇气问起志雄的双亲。志雄讲出母亲8年前因为救助溺水的小孩子而死后,智紗突然哭了起来。这时,旁边突然传来惊叫声——正有孩子落水了。虽然孩子及时被救了起来,但像内心某跟弦断开了似的,脸色苍白,身体也开始异常。约会也知道就此结束。
第二天,智紗就开始明显的回避志雄。志雄和りりす商量过后,认为能想到的原因就只有约会当天发生的事,便和りりす一起把智紗叫到楼顶,想问了究竟。
可是不管怎么问她,她都不说理由,只是一味地摇着头重复“对不起”。无法认同的りりす不顾智紗怯懦的态度,继续逼迫她。志雄为了制止她而和她吵了起来。智紗见此情景,竟然无力地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不要因为我吵架……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我没有和志雄君在一起的资格……”

志雄想不到智紗为什么会这样,而りりす似乎也对此无能为力。短短的几天时间,没有智紗陪在身边的志雄内心感觉像被挖开一个大洞,他内心的思念已经非常明显。
经过一番努力,后夜祭上,志雄用真心的呼喊和强硬的手法把躲在家里的智紗带到学校舞会的舞台上,与她共舞。
绚丽的灯光,欢乐的人群,志雄拉起穿着华丽的服装的少女的手,那幽雅的身姿让他迷倒。让智紗也一起感受了他们这一个月努力的成功之后,志雄向智紗进行了告白。可却得到拒绝的回答。

“我就是造成志雄君妈妈去世的原因……”

トライアングル

智紗是弱小的。是那种不由得想要去保护的弱小。
她内向,不善于主动和其他人交往,平时总是不起眼。
直到她暗暗喜欢上志雄,渐渐的认为这样下去不行,开始想要改变自己。
鼓起勇气告白,争取和他在一起的时间,一起解决工作中的难题——一点一点,尽管脚步很小很轻,但是她的确是在渐渐得变得坚强。
可是志雄的身世却让他陷入绝望的深渊。对她来说,志雄是世界上她唯一一个不能喜欢上的人。

舞曲已经结束,智紗挤出最后的坚强,留着泪说出8年前的真相:
8年前,志雄母亲所救起的小孩子就是智紗。她是夺走志雄母亲生命的原因。
因此,她不能接受志雄的告白,不能和他在一起……

学园祭结束了,智紗消失在人群中。志雄始终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因为他虽然知道8年前母亲救了一个溺水的小孩子,可是对这件事却没有明确的记忆。他甚至一直以为被母亲救起的其实是りりす。

不管りりす再强势,当她听说这一切,脸上也不由得失去的血色。毕竟,那是对两人同样重要的人,那件事对两人来说,也是一种禁忌。
志雄依然喜欢智紗,而りりす也依旧是智紗的亲友。可是志雄和りりす之间却产生了志雄无法理解的距离感。
正当志雄束手无策的时候,他的父亲到来,向他传达准备再婚一事。志雄正好抓住机会,向父亲问起了8年前事情的原委。看着父亲用平淡而忧伤的语气讲述着过去,突然感觉到释怀。同时,也下定的决心。

通过朋友和同伴们的帮助,执行委员的庆公宴上,志雄总算见到了智紗。
回忆的海边,智紗再次表明自己不能接受志雄。像是在否定过去的一切似的,依旧重复着,“是我不好”,“对不起”。
这不仅仅是因为过去的事件,还因为りりす。
她说他们三人一直都处在三个顶点上,如果她和志雄在一起了,那么りりす一定会选择自己消失。
志雄无言以对。母亲的事,不能说完全就不在意了。也不能说只要自己好,就可以不管りりす。这样的不是他应该要的答案,也不是智紗所能满足的回答。
为什么。志雄无奈的这样自问。明明两个人相互喜欢,却不能在一起?
不过过去如何,现在已经喜欢上了对方,就应该去寻找解决的方法。
抱着这样的想法,志雄来到りりす的面前。
认为りりす是不想打扰两人而和他保持距离的志雄,依旧没有察觉到りりす藏在内心的思念。没能理解到他们所站在三角位置真正意义的他,最终吃到了闭门羹

契机,现在需要一个能打开局面,改善三个人之间关系的契机。需要用新的三角来把他们牵系起来。
志雄是这样想的。经过数天的迷茫,他找到了回忆中的残片,那是一幅8年前海边,鲜花盛开的景象。
抓住这一根救命草不放的他,在家中拼命寻找能够证明记忆的东西,最终在父亲的记事本里找到了8年前海边的照片。照片上是淘气包一样的自己和跟在他身后的りりす,在身后是一片大波斯菊。
记忆渐渐浮出水面,隐隐约约,他回想起当时除了自己和りりす,还遇到了另一个女孩……

志雄再次把智紗叫到那片海岸,并让她带上之前在她家见过的一个押花。
老实说,志雄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智紗会到来,但是智紗确实来了——这些日子里,不仅是志雄一个人在努力,りりす也在以自己的方式与智紗交流,试图解决共同的问题。
最终他猜中了,这朵花就是当年盛开在记忆中的大波斯菊,是他们曾经在一起玩耍的证明。
“好久不见了,8年了呢。”
当听志雄笑着说出这句话,他的思念终于突破了智紗的心理防线,智紗扑到了志雄的怀中。

此刻她是什么心情呢?
感动?喜悦?悲伤?还是期盼?
8年,一直将那段痛苦的记忆孤单的藏在心中,为了儆戒自己,把象征了那段记忆的大波斯菊做成押花,放在拭目可及之处。无法向他人倾诉,也无法找人分担这种痛苦和孤单。但是她何尝不想请求他人的救赎?
而此刻,志雄证明和自己共有那段记忆,在痛苦的岁月中并不孤单,也可以不再孤单。泪就这样流下来。
他是弱小的没错,但正因为能意识到自己的弱小,她才能渐渐地走向坚强。

志雄抚摩着她的头,温柔告诉她不用再责备自己,已经够了。
毕竟他的母亲不是为了让她痛苦而救她起来的,毕竟如果她没有被母亲救起来,现在两人也不会相会,不会如此相爱。
记忆只不过是过去的东西,封闭记忆的同时不能将未来也关在一起。

12月寒冷的海边,海风吹过,阴霾散去,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少年伸手拭去了少女眼角的泪滴……

转眼间圣诞节到来,智紗的生日晚会上,大家聚在一起。亲友还是亲友,青梅竹马还是青梅竹马,只不过他们之间的关系去不再如依,过去的关系虽不能一尘不变,但只要渐渐的建立新的牵系就可以——
 

PR
Submit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来再次瞻仰一下O大大光环……
FD URL 2008/08/27(Wed)00:04:57 編集
老长老长的……
没耐心看了XD
队型整齐:
来再次瞻仰一下O大大光环……
某叶 2008/08/27(Wed)22:22:36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6/06 foogEfficle]
[10/06 FD]
[09/26 hisame]
[09/26 FD]
[09/02 Y]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repe designed by yamaneko